“有意思,有点挑战性才好玩嘛~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本次冲突事件的另一位主角,凰玄之微微一怔,旋即嘴角翘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参与化神池之会的诸多天骄,最弱的都在天至尊层次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为首,仙品初期巅峰,一骑绝尘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梯队,便是孔灵儿,林苍,宗青峰,萧天,包括牧尘在内,这几位灵品后期巅峰,一只脚迈入仙品的半步仙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往下,便是方镜这般寻常灵品后期天至尊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品初期、中期的神兽家族天骄,占据绝大多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凰玄之看来,能够对他有几分威胁的,只有第二梯队的寥寥几人罢了,也就是多费些手脚的事,绝非劲敌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定主意在化神池中解决牧尘的真凰一族少主,当即抱肩而立,闭目眼神,不再理会“烦人的苍蝇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如果没有疑惑的话,本王便开启化神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凰王凰金,那双摄人无比的金色瞳孔,不紧不慢地环顾一圈飞禽一脉的各路人马,所过之处,群雄拜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嘴上虽是商量的口吻,可手中却动作不慢,十指连弹,接连打出一道道古老印法,砸入万顷大湖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山与海交汇纵横之间,如镜面般波澜不惊的碧绿大湖,突然急剧荡漾,喷薄出无数道灵光,遮蔽视野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道灵光当中,都有形形色色的古老神禽光影,皆是飞禽一脉先辈天至尊走入湖中,坐化前所留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无法形容的浩瀚威严,疯狂席卷而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场气氛,陡然变得异常火热。

        都不用凰王招呼,各大神兽家族以及超级神兽家族的天骄,纷纷腾空而起,争先恐后地一头扎入碧绿大湖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万顷碧湖之上,一道道灵力光幕凝出,显化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深不可见的碧绿海水当中,牧尘二人浑身包裹浓郁灵光,疯狂下降,一直到水面之下千丈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一头体型庞大的金色神禽,双目锐利,振动黄金翎羽,在附近海域兴风作浪,不时长啸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仔细观察,便会发现这头金色神禽血气滚滚,灵力波动异常浩瀚,胸口部位,还藏有一颗殷红血核。

        飞禽一脉历代天至尊坐化后,来到山海大陆,将毕生道行与血脉尽数注入化神池,形成所谓的血源或者说血精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年累月,演化成一头头形态各异的血精神兽,继承主人生前的大半力量与血脉,智慧低下,却战力不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便是陆老所说的血精神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裹玄色裙袍的高挑御姐,那双妖异紫眸锁定千丈之外的庞然大物,红唇微微蠕动,面露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尘曲掌一握,雄浑的灵力匹练化作遮天大手,硬生生地将那头异常神俊的金色神禽击碎,掠夺血核。

        鸽蛋大小的血红灵珠,安静地躺在掌心,散发浓郁的血光与血精之力,完全可以媲美一位寻常大圆满地至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不上眼的牧尘,随手丢给同伴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挑御姐檀口微张,犹若嗑豆子般一口吞下,磅礴血气在娇躯内爆发,一波又一波地冲刷强化着周身血肉骨骼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幽,顿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颗血核等级虽低,却异常精纯,没有丝毫杂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灵品中期巅峰天至尊,如果吞噬百八十颗这样的血核的话,必定能从容踏入灵品后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走走,打猎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挑御姐娇躯一扭,当即裹着一阵香风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尘看得暗暗发笑,摇了摇头,纵身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日后,连吞二十余颗血核的九幽,紧闭双眸。

        娇嫩肌肤之上,道道血纹浮现,蔓延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消化完浩瀚血气之后,这位九幽雀一族少主,娇躯一震,水到渠成般进阶灵品后期,冲击瓶颈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体内的不死鸟血脉,都隐隐再次有浓郁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牧尘二人没有光盯着大圆满地至尊层次的血核,灵品层次的高阶血核才是狩猎主力,以质取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分兵吧,本小姐要亲自去闯一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完成突破的九幽,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她灵品后期的修为,再加上不死鸟一脉的强横血脉,只要不直接撞上凰玄之,运道太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遭遇第二梯队的孔灵儿几人,都能从容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,牧尘与九幽两人间缔结血脉链接,心意相通,能够预感危险,提前赶过去接应救援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牧尘想了想,也就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各大超级神兽的顶尖天骄多多碰撞,磨练一二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注意那位真凰一族的少族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遭遇,记得及时向我求救,不要逞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双臂交叉在胸前的华服男子,不忘叮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啦安啦,知道了,本小姐可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玄袍少女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化作一头浑身缭绕着不死圣炎的神圣凤凰,施展极速,劈波斩浪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情郎一道,她永远都只是被照顾的小孩子,无法大展身手,唯有放到外面,九幽才能大胆地“兴风作浪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目送恋人离去的牧尘,果断转过身,向感知中的一道浩瀚血气激射而去,那应该是一头大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十几日时间,一晃即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间渐渐流逝,化神池内,对血精血源的争夺日趋激烈化,不时上演多方大战,杀人夺宝的戏码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去的九幽一直没有回音,血脉链接的纽带异常稳固,看起来如鱼得水,犹若脱了缰的野马一忘却归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再充当保姆的牧尘,终于开始展露他的锋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道天至尊层次的强大血精神兽,纷纷倒塌在他的脚下,一命呜呼,化作最精纯的各阶血核被吸收炼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东部海域,一头数万丈庞大的古老巨鲲,泛着那双充斥血色的巨型瞳孔,不断发出咆哮,翻滚庞大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涌动,必然掀起无边巨浪,狂暴波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它的头顶部位,一位颀长身影踏空而立,与之大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山岳般庞大的古老巨鲲相比,渺小到如同一粒尘埃的人族强者,看似渺小的身躯之下,却爆发出令天地色变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浩瀚而雄浑的灵力洪流,源源不断地轰击在巨鲲头顶,逼得束手无策的后者接连哀鸣,又无法脱困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过附近区域的几位神兽家族天骄,仅仅是捕捉到一缕外溢而出的狂暴气机,立即面色大变,狂遁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确认过眼神,是我惹不起的人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