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后



    猪妖村的生活依旧轻松而快乐。



    世界上似乎没有任何事,能够阻挡一群猪的快乐生活。



    外面的世界不论发生任何事都与他们无关,纵使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,这一秒他们也能开开心心打滚、趴窝,没心没肺的活着。



    韩园从门外走进来,脱下身上的蓑衣,抖了抖上面的雨水。



    见靳青正歪在床上睡觉,韩园默默的从箱子里找出干净床单和棉被,熟练的给靳青换被褥。



    此时的韩园已经彻底长开,变成了少年模样。

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在跟着月华学习捉妖的本领。



    不知哪里出了问题,长大后的韩园越来越沉默,有时候几天都不说一个字,让月华非常郁闷。



    与韩园的沉默相比,更让月华无奈的,便是靳青的懒。



    这些年,靳青一直跟着他们一同出去捉妖。



    直到前年,韩园满了十六岁,靳青忽然退出了捉妖小队。



    除了交给韩园一堆装备,让韩园自己研究外,靳青再没问过韩园的历练情况,就好像放弃了韩园一般。



    韩园是个非常努力的人,而且月华也知道,韩园有心结。



    这么多年,韩园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桃花妖的下落。



    那执着的模样,让月华不忍心刺激他。



    妖和人是不一样,妖的寿命很长,有时候只是在睡梦之间,便已经渡过了人的一生。



    这些话月华没说,但她知道韩园心里应该有数,否则韩园也不会越来越沉默。



    靳青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熟,可身体却非常配合韩园的动作。



    韩园刚换好一边,也不用提醒,靳青便已经滚到了干净的那边,一点都不影响韩园干活。



    月华倚在门边看着靳青宛如废人的模样,一脸不耐烦的询问趴在靳青枕头边上兔子:“她多久没起床了?”



    谁家姑娘家家懒成这样的,也不怕身上结蜘蛛网。



    兔子很有宁死不屈的架势,听到月华的询问,他转过头用屁股对着月华:打死他也不说。

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鹦鹉兴奋的吼道:“三个月,三个月!”



    鹦鹉的叫声中是慢慢的自豪,因为在它眼里,靳青现在的行为是非常值得炫耀的。



    月华:“...”她和韩园出门到现在刚好三个月。



    像是想到了什么,月华快步走到厨房,伸手一摸不但是冷锅冷灶,还结了厚厚的一层灰。

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月华转回来对鹦鹉问道:“她这三个月吃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她就不相信,这么馋的一个人能一直不吃饭。



    鹦鹉伸出爪子指向床头的兔子:“它要饭,它要饭。”



    月华心中了然,应该是兔子每到饭点就拖着篮子去村民家给靳青找吃的。



    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村民们也已经养成了习惯,只要看着兔子身后拖着篮子上门,便会将自己家里多出来的菜放进篮子里,让兔子给靳青拖回去。



    兔子通人性又有耐心,每要到一份就送回去一份,直到将整个村庄全部走遍才算罢休。



    回想起自己曾经看到过的画面,月华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

    从人到鬼,在人世间停留了这么多年,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懒到需要动物养的。



    她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是个不怕丢人的鬼...



    忽的,月华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:吃有办法,上厕所怎么办。



    听到月华忽然提出这个问题,鹦鹉先是一愣,随后快速用爪子捂住自己的脸:“不能说...”



    月华:“...”什么情况。



    韩园将靳青身上的棉被抽出来,又用干净的棉被将靳青裹好。



    之后才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刃,开始熟练的拆棉被。



    看到这辣眼睛的一幕,月华深深叹了口气:人家都是妹妹任劳任怨的伺候哥哥,偏偏靳青就像是个大老爷等着任劳任怨的小韩子伺候。



    感觉自己没眼看了,月华从怀里掏出一个莹白如玉,散发着白色暖光的圆球:“我们在外面历练的时候,发现了这个奇怪的东西,便想着拿回来给你看看。”



    这东西很奇怪,白天发白光,晚上发紫光。



    她和韩园研究了很久,都没弄清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于是便当成玩具给靳青带回来了。



    见靳青依旧一动不动躺在床上,月华无奈的走到床前,抬起靳青的胳膊,将手中的圆球塞在靳青怀里。



    原本月华以为靳青会翻个身继续睡觉,哪想到就在靳青碰触到圆球的一瞬间,就像是触电一般跳了起来。



    而那个球,则咕噜咕噜的向远处滚去。



    随着靳青的跳起,原本蜷在靳青身边的兔子也跟着跳了起来,龇出寒光凛凛的大板牙一脸紧张的看着四周:有敌情。



    月华向后退了几步,一脸疑惑的看着靳青:“怎么了!”



    而韩园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圆球,他发现圆球变成蓝色的了。



    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圆球:“707,查查这是什么。”她刚刚明显感觉这东西动了一下。



    707很快便给了靳青回复:“宿主,这是一个蛋。”而且还是妖精的蛋。



    听到蛋这个字,靳青顿时来了精神,转头看向韩园:“你去生火,我们把它煎了。”



    韩园点点头,竟是一句也不多问,便多直接出门去灶房升火。



    月华疑惑的走到蛋前,伸手在蛋上摸了一把:“你说这是蛋,是什么蛋啊!”



    感觉手上传来的一阵湿濡,月华抬手一看,却发现指尖上竟沾上了一层水珠。



    月华眨眨眼,随后站头看向靳青: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以往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情况。



    靳青的双眼一直盯着月华身旁的蛋:“妖怪升级了。”



    如果说过去的妖用的统统都是同一种类的妖法,那现在的妖法中便带上了不同属性的攻击加成。



    更专精,也更强。



    想到这,靳青深沉的擦了擦口水:这种带着属性的蛋,应该很好吃吧。

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妖怪升级是什么意思,可月华却敏锐直觉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

    于是,她赶忙凑到靳青身边:“你说的妖怪升级是怎么回事。”



    没等靳青回答她的话,便听门外传来韩园的叫声:“妹妹,把蛋给我。”



    月华:“...”终于舍得开口了,你这个小王八蛋。



    谁都没发现,灶房中的水缸已经悄悄的发生了变化。
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