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黄道人看着陷入狂喜的酆都大帝,脸上无喜无悲,所谓进化系统,不过是一个解开封印酆都大帝的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酆都大帝是分身的分身的一线本质所化,依旧拥有着不下于先天神圣的本质。

        酆都大帝若无这本质,所谓的系统,就只能是某个想要取代的意志,比如某个曾寂灭在历史中的大能,重新归来而本源取代的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系统,玄黄道人有白泽的记忆,自然知晓混沌虚空大多数都是这样的系统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那就是源自未来某个时间线的馈赠,系统代表的本就是属于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除此之外,或许还有些系统乃是天地所化,只为完成某一使命,而去催生工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欠的总归是要还的,欠未来自己的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玄黄道人看着自认为是猪脚命运,正狂喜的酆都大帝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子,算是给了杨间一部分取胜的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是,若非玄黄道人这般操作,让一位经历岁月洗刷的酆都大帝直接降临,那还玩个球,先天神圣的本质,可不是开玩笑的,瞬间破入天尊之境,也只是等闲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身上自带一缕白泽的特性,杨间着实没有一丝取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画面回到酆都城,欣喜已久的酆都大帝并未发现任何异常,这具先天神躯本就是属于自己,只是认为撞了大运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忙点开系统,开始按照系统发布的任务,雄心勃勃开始了他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杨间限于修为,自是不知道曾经纵横这个世界,差点君临九天的酆都大帝,已经悄然出世,绽放属于他的獠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心中却是凝重了很多,不惧挑战,并不意味着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小二的声音打破了杨间的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,我们已经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询天休一直默默观察着杨间,脸上的神情却越发古怪,这一路走来,他发现杨间,似乎确实没有半点修为,甚至于他以为的胸含一口浩然气的儒道修士也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这家伙,真的只是样子货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心中不由多了几分考量,他询某人可不是那么好骗的,尽管杨间从未承认自己是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另一边询天休的动作却是不慢,二话不说,径直走到那刘府门口,看也不看那守门的护卫一眼,甚至还不等护卫们发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随手一拍背后黑色的匣子,一抹极淡的黄光闪烁,匣子瞬间化作一把无锋重剑,狠狠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刘府门前的地面砸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那无锋重剑,瞬间又化作一抹黄光,飞回了询天休背后,化作了一口黑色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正准备上前询问的护卫们,瞬间不由咋了咂舌,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为刘府护卫,也曾走南闯北,如何不曾通过那奇人异士的名声,只是自家老爷有那么厉害?就有这等奇人来揭榜?

        有机灵点的护卫连忙弯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爷里面请,里面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询天休毫不犹豫大笑一声,直接走了进去,全然不顾身后的杨间和小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二看着询天休一个人就这样进去了,不由有些着急,对着杨间焦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间眸子中倒是泛过一抹清光,对于询天休的那点小心思,也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跟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抬脚就往刘府的大门走去,那些个护卫刚刚震惊于询天休异人的身份,现在又看着明显是文弱书生和小斯的二人,眼中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就这样了,他们心思不屑归不屑,但身体却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杨间带着小二,走进了刘府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太御万规天经》乃是杨间成道之法,更是一门驾驭法则的无上功法,早就成为杨间的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无修为但是只要人还在,心思能动,并非是无魔世界,他哪怕只是一个眼神,一个脚步,都能做到简单的操控生灵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二普一进门,就被刘府的奢侈布置给震惊住了,外边还看不出什么来,里边却是小桥流水,假山环绕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屋子,连片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询天休看着就这样走进来的杨间二人,心中也是也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护卫这么怂的吗?这都不阻拦一二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进来就是进来,他询天休也不好说什么,左右不过看他询某人表演罢了,多两个人,也算是多两个观众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那些清河酒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杨间却是默默琢磨着自己的玄黄望气术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境曰看众生,看得自然不仅只是气运,甚至于不仅仅只是现在的生灵,心神融于虚空,融于气运之中,就能发觉生灵残留在世界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细分,看众生还是分为看气运,看古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数个刹那,他在玄黄望气术上的造诣,就达到了看古史的水准,心神融于虚空,东郭镇的残留的古史信息粒子,也映入了杨间心帘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范围就局限于东郭镇,但万年岁月之中,东郭镇中也曾出现不不少修士,不少秉持国运之力的王朝命官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间只是随便瞥了一眼那些个修炼之法,着实是简陋的不成样子,反而对于那国运之力还有些兴趣,他心中隐隐生出一种感觉,这王朝国运,或许就是他在此界破局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要我造反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杨间如此想的之时,只见五六个仆人打扮的汉子,拥簇着一个身穿华贵衣袍,面色有些苍白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刚刚在门口发生的一幕,已经传到了刘府当家人的耳中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衣着华贵的中年人看着询天休那副打扮,余光又瞄了一眼那黑色匣子,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之色,连忙走上前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还请往里走,内堂已经备了好酒好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询天休脸上没有任何变化,区区小镇士绅,他自不是有什么客套之意,只是慢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小二还在不断打量着那刘家家主,看着他面色苍白,嘴上低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坊间传言,都是真的啊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