边月满西山 第五十九章 花酒间,车马前【五】

小说:边月满西山 作者:奕辰辰 更新时间:2021-10-28 22:26 源网站:笔趣乐
        “阴阳师能算活人的命,还能听到死人说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身体蜷缩成一团,怯怯的说道,似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般恐怖的身份,让他既陌生又惊恐,这种人鬼不分的物种,更是让人无从抵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的眼里,这是个不一样的世界,不仅仅只有人类一样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还有正常人类看不到的魂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们之间已经毫无分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才杀了一客栈的人,现在听到这样荒诞无稽的言论竟然会害怕,十个人有九个人都会觉得他是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刘睿影恰好是第十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与旁人的想法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黄杉少年的眸子里知道,他的害怕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如此分裂,因为他是个疯子……疯子不能用常理去揣度,你说牛肉面好吃,他偏偏要说屎尿屁很香。正常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,可疯子就认为她们脸上涂抹的脂粉还不如厨子做饭时的油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疯子的眼里,所谓的正常人才是疯子,他们不过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却被别人硬生生定义成了不正常的人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相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衫少年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奶奶,见她对着自己轻轻摇了摇头。即便如此,他也未能全然打消顾虑,反而越发相信起刘睿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她都告诉你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衫少年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与后面死的这些人一样,脸上的表情都很轻松,显然事先对你并无防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要好些,后面这几位,脸上甚至还挂着嘲讽与得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顿了顿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有眼睛都能看到,算不得她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衫少年拼命摇着头,极力否认刘睿影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脑袋被砍下来,无论是从前还是在后,都不是你用这把剑做到的。所有人看着你的剑的时候,其实这只是个假把式,看着热闹而已。真正危险的地方,却被你缠在腰间和脖子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这样的隐秘旁人决计不会提前知道,所以也就没了防备。再加上你那滑稽的出剑动作,就更不会有人把你当回事。视敌以弱,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法子,但却极为好用。它好用就好用在,总会有人相信这一点,从而疏忽大意,最终送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山少年听后突然“咯咯咯”的笑了起来,双手举过头顶,不断挥舞着,还时不时的拍打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一点没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鼓着掌,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他们有人知道我是谁,所以不会没有防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开心过后,眉头一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知道不代表所有人都知道。就像一只手上的剑,是幌子,那杀机绝对不会在另一只手上一样。而且已经有个可怜人在先,都是江湖客,看人不会只看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黄杉少年想了很久,觉得也能说得过去,才点了点头,示意刘睿影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刘睿影可没有耐心和一个疯子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也沟通不了,与其在这里白费口舌,不如去干点别的有用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客栈的大门敞开着,外面的风已经小了很多,可以继续赶路了。他的时间可耽误不得……谁知道中都城里那位中了蛊毒的王爷,现在是个什么样子。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,天下间起码安东王域着实会乱上一阵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转过身去,感受了一下外面的天气,便跨过门槛,和蛮族智集一道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“噗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他两人回头,黄杉少年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黄杉少年,而是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的衣服,白色的裤子,头上还带着个高高的帽子,帽子顶上有个尖尖的角,角上挂着颗和他剑柄上一模一样的祖母绿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的衣服将他的脸衬托的更加白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双眼在夜晚尤其的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上提着个雪白的毛巾,里面裹着个圆滚滚的东西,刘睿影不用猜都知道那是个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她也不是你的奶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于年纪大的人,都可以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妈子是雇来的,难道奶奶也是?”刘睿影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为了迎合这个疯子,而是他真的没有想明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阴阳师吗?不该早就算了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一脸戏谑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上有很多事也是阴阳师算不出来的,比如阴阳师从来算不出自己的命,比如她到底是不是你的奶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觉得刘睿影说的在理、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见过其他的阴阳师,的确是都不会给自己算命。说起别人的事,头头是道,但一放到自己身上,却是忌讳莫深,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似乎自己的事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一般,甚至有的会特意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在理。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她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论她到底是不是你的奶奶,你来之间起码咩有什么仇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说,不是为了配合这疯子,随便说的应景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这黄杉少年对他这“奶奶”有仇怨的话,报仇之后一定不会这样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还在笑,甚至听了刘睿影的话后,笑的前仰后合,不能自持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这两位老妇都是家中花钱雇来的。奶奶和老妈子根本没有什么区别,无非是钱多钱少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黄杉少年与她们俩似乎也真的没有什么仇怨,最多是些小冲突,这不让,那不允的,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了仇怨,她死了的时候,不是才应该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仇恨比爱恋更加催人,往往能成为一辈子的最高目标。当大仇得报时,这种目标就完成了。不仅不会感到快乐,反而会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人没了,仇恨却依旧存在,甚至会更加浓郁,没了发泄的对象,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黄杉少年身上,哪里看得出一丝一毫的痛苦?就连落寞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道理刘睿影并未跟他说出来,主要是觉得疯子不一定能听得懂,所以也就没有必要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懂了还好,要是听不懂,岂不是要缠着自己一直问下去?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怀里只有两个戗面馒头,没有一口水,也没有一壶酒,说道最后口干舌燥的话,馒头只能噎人,并不能用来解渴。于情于理,却是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情状之下,刘睿影只好对他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黄杉少年虽然杀人不眨眼,但只要不触及他情绪的敏感,疯病就不会发作。就好比老虎屁股不是摸不得,而是得顺着毛捋过去,否则就会被一口咬掉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要杀了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看刘睿影不打算继续聊下去,连忙出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事情,知道了都是个不大不小的负累。它既不能作为喝酒时与朋友的谈资,也不能用来换取实际的好吃。知道不知道的,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一下子变得惜字如金,倒是让他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疯子很少能碰到和自己谈得来的人,一旦碰到了,哪能轻易放走?却是得说个过瘾,聊个开心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危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俩已经走出客栈门口三丈远,黄杉少年还在门口站着,挑着嗓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危州!那地方我熟啊!我可以给你们带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腰肢一扭,顿时扬起清风,飘飘然的再度落在刘睿影和蛮族智集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熟悉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联想起刚才那自开双臂血脉的人,称呼他为五少爷一事,刘睿影觉得他或许是下危州中某个世家的五少爷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不是你住在那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我家在北乡,下危州北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北乡胡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蛮族智集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过我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惊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蛮族智集连忙摇头……他能从漠南出来,都是天星照命……哪还能优哉游哉的的闲逛下危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北乡,地处 下危州北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下危州的布局,其实和太下五大王域的布局没有什么区别。除了平南王在下危州中设了一座行宫。但这座行宫也就是个摆设,从建好到现在,他从未来住过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这修建行宫所用的土地,木石,银钱,还都是下危州中的几大世家一起筹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平日里他们并不把平南王放在眼里,可人家起码是个王爷, 走出去代表的可是整个平南王域的脸面,所以这情理上,也不能让人家过得太过于磕碜、寒酸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被其他王域的人看到了,笑话的还不是整个下危州吗?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一点,各大世家们想的极为彻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危州中除了欧家外,最大的世家便是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危州还是个小村的时候,胡家先祖远游而来,在这里开了第一个酒坊。酿造讲究,口味独特,便就此扎下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么多代人的发展,现在早已不是当的小门小户、

        在名头上,虽然还不能和欧家并列,但聪明人都清楚,这胡家的底蕴早就和欧家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方天地内,喝酒的人多,拿剑的人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莫说平南王域,就是安东王域已经海外的云台,对胡家的酒都有着巨大的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胡家五少爷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拱手作揖,对着黄杉少年很是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也是要去我家的拍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,不知五少爷可否给引荐一番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哪里知道什么拍卖?去往下危州无非是为了到漠南蛮族部落中寻求蛊毒解药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一听黄杉少年这么说,好像下危州内这两天要有极为热闹的事情发生。对刘睿影而言,说不定是个极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那四大王城,还有坛庭,云台,西北的草原王庭之外,下危州和漠南一直都是中都查缉司的空白。要是能趁着这个机会,从中多获取些有价值的信息,那对查缉司的日后可是功德无量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没有办法……拍卖这种事情,谁出价高就归谁。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况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况我家里人都不喜欢我……要不然我也不会在这么热闹的时候跑出来,我最喜欢热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杉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又要哭起来,刘睿影也不知怎么安慰,只好说不用帮忙,只要给说说内里的情况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刘睿影又愿意同自己说话,他的话匣子却是又收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家在下危州中的北乡,那是绝对的掌控。整个北乡的土地、街面,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胡家的产业。胡家的家主,黄杉少年的父亲,平南王域的人在背地里都唤他作“北乡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面上辞令严肃的拒绝过这个称号,但明眼人看得出,他心里还是极为受用的,故而在亲近的人之间,这个称呼就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叫他‘北乡王’啊!他会杀了你的……早先年,也是个阴阳师。说是见到我家门楣上王气纵横,原因留下来助我爹一臂之力,但还未见到我爹,便被护院把脑袋砍了下来,喂了野狗。说是什么这人妖言惑众,杀之以正视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听后不禁苦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砍人脑袋的习惯,竟然也是可以遗传的,他着实是没有想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要拍卖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要拍卖的,可是家族当时亲手封存的十三坛‘满江湖’中的一坛,起拍价就是一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刘睿影说完,黄杉少年便抢过话头自顾自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睿影心头一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哪里是卖的酒?明明就是向全天下买名利!

        胡家的酒不敢说是天下第一,也至少能喝其他名酒一起并列第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坛子“满江红”,却是胡家家祖亲手酿造、封存的,保存至今,光年限的价,恐怕都不止这一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酒和剑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在一刹那,才能被称作是最佳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是出鞘的一刹那,酒是开封的一刹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这“满江红”到底好不好,总而言之,酒只有一坛,想买的人却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必有不少门阀十足,江湖豪客,甚至是王爷,都做足了准备,正带着金银,赶往下危州,北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很多时候,有了足够的金银,也还是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要的,从一开始就不是一坛酒,而是在天下人钱露脸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银能够买到的,也不一定就属于自己。因为你还得有本事保住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现在不论是南北,但凡是想要在这次胡家的拍卖上分一杯羹,露露脸的人,除了足够的金银外,还带了利剑与锋刀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