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恒圣王 630.第630章 青衫血路

小说:永恒圣王 作者:雪满弓刀 更新时间:2018-12-26 19:00 源网站:笔趣乐
    葬龙谷底,不仅仅有大明寺、法华寺两大超级宗门的传承,还有当年北域的庞然大物,大乾帝国的传承。

    苏子墨在葬龙谷底蛰伏二十载,与世隔绝,实力已经成长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!

    这种成长,不仅仅体现在佛法的参悟。

    阵法修行,也是日渐深厚。

    三座大阵,阵阵相衔,缺少一阵,都难道达到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在众多凡人的视线,那些原本高高在的仙人,像是突然受到了什么变故,纷纷从半空跌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老天开眼,降下了惩罚?”

    在诸多凡人迷惑之际,一道身影缓缓升空!

    此人身着一袭青衫,眉目清秀,神色冷漠,眉宇间透着阴森的杀伐之意,手拎着一柄血色的长刀!

    “这个人有点眼熟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妪微微张口,难以置信的望着半空这道身影,口不断的轻喃着:“是他,是他!”

    “奶奶,是谁呀?”

    怀的孩童也看到了半空的身影,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苏二公子!是苏家的苏二公子!”

    老妪的声音颤抖着。

    数十年过去,老妪依然一眼认出了苏子墨。

    因为,纵然数十年过去,这位苏二公子的脸,也没有任何岁月留下的痕迹,一如从前!

    苏子墨微微侧目,看向老妪和孩童,点了点头,眉宇间的杀伐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老妪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似曾相识,恍惚之间,她好像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纵然成为仙人,苏二公子也没变!

    孩童一眨不眨的瞪着双眼。

    同样是仙人。

    但孩童在苏子墨的身,却感受不到任何恐惧和压力。

    孩童原本悬着的心,渐渐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子墨拎着血淬刀,踏空而行,居高临下,俯视着正在平阳镇仓皇逃窜的元婴真君,眼带着淡淡的讥讽。

    “还想逃?”

    苏子墨从天而降,双臂高举,血淬刀争鸣震颤,似乎亢奋不已,照着人群狠狠的斩了下去!

    一道血芒喷涌而出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人群一分为二,地面被斩出一道沟壑,整整七位元婴真君,直接被这道血芒斩成两半,内脏散落一地,腥气冲天!

    这是血淬刀出世之后,第一次饮血。

    刀身煞气大盛!

    苏子墨身形一动,瞬间扑向逃窜的人群之。

    血淬刀一横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血色涟漪徐徐荡开,划过虚空,从人群掠过!

    噗!噗!噗!

    血色涟漪的笼罩之下,十几位元婴真君的头颅,像是被利刃划过,生生切成两半,血浆喷涌!

    元神被禁锢,连出窍的机会都没有,寂灭当场!

    “诸君,不要再逃了!再逃下去,必会让这畜生一一斩杀!”

    “云度真君,你速速破阵,我等拼死一搏,为你争取时间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诸君合力!”

    众人呼喊一声,重新聚在一起,爆发气血,朝着苏子墨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几位真君是炼体士,爆发气血,舞动长戈剑戟杀了来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苏子墨体内气血升腾,海潮之声滚滚,反手一刀,便是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刀势重重,犹如惊涛拍岸!

    当!当!当!

    血淬刀重重的斩在这些元婴真君的兵器,爆发出巨大的力量,如海潮汹涌,势不可挡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有人支撑不住,当场喷出一口鲜血,虎口撕裂,兵器脱手而飞,身形倒跌出去。

    元婴真君被禁锢了元神、灵力,所剩无非是肉身和气血。

    但这些人的肉身、气血之力,又怎能得过苏子墨!

    他们手所持本是法器,由于元神被禁锢,无法调动法力,法器的真正威力,难以发挥,根本挡不住血淬刀的锋芒!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血光频频闪现,纵然剩下的元婴真君聚在一起,也抵挡不住苏子墨的杀戮!

    得到刀皇传承,这一世修罗传承之后,在刀法的造诣,苏子墨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!

    定海卷之逆流、惊涛、漩涡、涟漪。

    修罗刀之鬼哭,血流,炼狱,白骨,魔影,行尸。

    时而刚猛无铸,时而连绵如水,时而大气磅礴,时而诡谲阴森……

    血淬刀在苏子墨的手,饮尽鲜血!

    刀身的血光越来越盛,似乎血淬刀都变得亢奋起来!

    镇子,有大胆的凡人按耐不住,偷偷扒开一条门缝,朝外面看来,正看见这样让他们终生难以忘记的一幕。

    那一个个原本高高在的仙人,扬言要让平阳镇鸡犬不留的仙人,此时正仓皇逃窜,狼狈不堪,没有了仙人的半点风采。

    一位青衫男子手持血色长刀,在长街闲庭信步,身后留下一具具尸首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血流成河!

    这完全是一场屠戮。

    弑仙!

    元神、灵力被禁锢的元婴真君,在苏子墨的面前,是俎鱼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渐明。

    云度真君满头大汗,在平阳镇的边缘,埋头破阵。

    这座禁灵古阵和禁神古阵极为复杂,以他的能力,在短时间内,也难以解开。

    好在这座大雾涌动的困阵,并不算太难。

    听着身后传来的惨叫声,云度真君心更加慌乱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他绝不能分心!

    尽快破除困阵,这是他们活命的唯一机会!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云雾散去。

    云度真君长舒一口气,瘫坐在地面,已经是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天际,朝阳初升,一道霞光冲破雾霭,洒落在这座小镇,一切看去是那么的安静祥和。

    云度真君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太安静了!

    身后的哭喊声,求饶声,呼救声,一切喧嚣,不知何时都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啪嗒,啪嗒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像是来人的脚底,沾染着什么粘稠的液体,走过青石路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脚步声来到他的身后,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一股寒气窜了脊背!

    云度真君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一柄血色刀刃缓缓探到他的喉咙下面,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,刀身的锋芒,寒意刺骨!

    “你是最后一个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,轻轻地,淡淡的,没有丝毫情感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血光闪现。

    云度真君的头颅掉落,鲜血迸溅。

    脑袋在地面滚了几圈,最后面向平阳镇。

    他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青衫,血路。

    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,刺激着他最后的感官。

    他的意识渐渐模糊,最终寂灭。

    本来自

    
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