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2072章

小说:餮仙传人在都市 作者:小小羽 更新时间:2021-11-26 19:47 源网站:笔趣乐
        香香走在一条漆黑的通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路很黑,真正的是漆黑不见五指,而且这条路很窄,仅能让一个人人通过,如果稍微偏移一点,还能碰到旁边凹凸不平的石壁,很显然这个地方才被挖通不久,而且还很着急,连稍微整理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也会响起,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滴落的水滴声,在这个无比寂静,连脚步声都没有的空间,显得的极为明显,特更加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开始离开这里,整整一天的时间,都在这个狭窄的通道里面行走,听得最多就是自己的心跳声,这里不许说话,要不是还能感受到前后存在的同伴,恐怕都以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香香也同样庆幸,黑香一直在背后跟着她,要不然她都想打道回府,因为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她的母亲从始至终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,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她忍不住想要询问黑香的时候,面前终于出现了一抹亮光,整个人群都微微有些骚动起来,见此准备先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个非常憋闷的地方出来,她发现这边已经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山谷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谷非常的大,周围一圈被高耸的山峰给挡住,在外面很寻常的花草布满了整片山谷,一些叽叽喳喳的普通鸟禽在周围飞舞着,鸟语花香,看起来和外界并没有很大区别,如果不看天空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天空并不是很亮,如同阳光被一层厚厚的白云给挡住,虽然看起来很明亮,可是总感觉心中被什么东西压着,跟堵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来到这里,等过一段时间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香香的样子,黑香自然知道她的想法,这已经出来,其他人大部分都暂且在四周休息,只有几个朝着唯一的出口走去,警戒一下外面有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过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一听对方的话,眉头一扬,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可不是小孩子,虽然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,不过看起来也有十三四岁的少女,也没有以前的天真,一下就抓住她话语的重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,你和我就是从这里出去,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小,不记得也很正常。”黑香没有任何隐瞒,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没有什么好隐藏,她都已经知晓自己的身份,自然也会想到这里就是她出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会出生那么早?”香香仔细看着对方,此时对方的身体虽然看起来和她差不多,不过仔细看去,也能看到对方身体更加成熟一些,连脸上都没有自己那么稚嫩,好像自己十六七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香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香正想说什么的时候,远处的香香母亲突然对着这边喊道,随即嘿嘿一笑,“你母亲叫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扭头看过去,发现自己母亲对着自己招手,也就朝着她那边过去,她心中也有很多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过去的时候,在两边坐着不少男女老少,有的粗犷也翩翩公子,有着美丽的少女,也有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老妇,不过这些人美丽与否,全部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香香,让她心里更是感觉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,这些看起来都是母亲的属下,很快就来到母亲的面前,恰好旁边的人汇报事情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熬公主,那么我就先过去侦查一番,对方还没有发现是我们最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小心一点,宁可减缓速度,只要对方别发现我们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有什么事情吗?”等到那个人离去,香香这才咬着嘴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母亲是东海龙王的女儿,敖青,也是一个血脉纯正的龙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在这里。”敖青拍了拍旁边的嫩绿青草,示意她坐在自己的旁边,带着和煦的笑容,“刚才有事情,没有和你多说,现在有时间了,我们好好聊聊,我还不知道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。真是苦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青脸上带着唏嘘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真诚的语气让香香眼睛也有些红了起来,乖乖坐在旁边,她不知道这些日子她到底怎么过来,一直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年是我亏欠了你许多,从来没有履行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,你不知道我这些年是多么想见你一面,一想到有可能受到一些苦难,我就心如绞痛。”敖青流出两滴眼泪,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不怪你,都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心里也是一疼,下意识地说道,可是才开口,就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扣心而问,父亲对于自己非常宠爱了,甚至比自己的哥哥姐姐还要宠爱自己,经常挤出时间来看自己,只是那个时候自己还小,有些事情无法体会,做了许多不对的事情,只是从来不说自己母亲的事情,现在也算知道,可是她对于父亲的了解,或许是母亲做了什么事情,才被关押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虽然她内心接受了敖青,可是还是没有忘记敖广,还认为对方是自己的父亲,那么长时间,可不是短短这几天就能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对方也跟我说过,待你极好,也让我放心不少,可是不管如何,我纵然是犯了一些错误,可是也不至于一点真相不告诉你,如果不是黑香拉你过来,我或许永远都见不到你,让我们母女分隔两方。”敖青抱着香香的肩膀,把头伸出她的背后,用伤心的语气说道,只是脸色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不要伤心,回头我跟他说说,一定可以把你放出来。”香香心中也是触动不已,同样抱着敖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有希望吗,但是你这份心我明白了。”敖青坐直身体,双手按住香香的肩膀,让对方和自己脸对脸,看清楚自己脸色好不容易在酝酿的伤心,“先不说那个了,现在有点时间,跟我讲讲你以前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从自己有意识一来,所有经过发生的事情,细细对着敖青说下去,自己层级的快乐,层级的烦恼,还有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小秘密,根本没有任何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敖青也是全神贯注听着香香的故事,是不是插嘴询问一番,跟着对方难过,跟着她一起快乐,和她一起分享小秘密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晃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,敖青余光看到远边属下朝着自己走来,这才打断了香香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暂停一下,你的事情我有时间可以在听,现在我们要离开这里,我的哥哥很快就要发现我们的异常,所以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此时才意识到时间过去了很久,天色都开始有些昏暗,如果快要到了夜晚,周围的那些人已经全部起身,开始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你先忙,我不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很是懂礼貌,告退之后就朝着后面走去,准备去找黑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她人生地不熟,本能会找和自己熟悉的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一去真是很长时间,这是我刚才弄得花蜜水,喝点吧。”黑香变戏法一样拿出两杯木头做的水杯,里面荡漾着半杯有些黏稠淡黄色液体,一股花香味从里面出来,单只是闻着,都能感觉一股香甜进入肺中,连空气都觉得香甜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黑香伸出两只手,一个手中握住一杯,示意香香随便选。

        香香不疑有她,顺手拿过离着自己最近的那个,毫无客气的直接一气喝完,一路上自己也喝过几次她调制的花蜜水,每一次味道都不一样,确实非常好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次问道真的不错,比前几次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浓稠的液体从喉咙流下去,那股花香仿佛要浸入自己的身体,让她情不自禁地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的花朵和外面有着稍许不同,自然味道不一样。”黑香一边说着,一边喝下手中的那杯,随后直接扔了出去,“走吧,我们只要呆在后面就行,也不需要我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集合完毕的队伍开始移动,香香看过去发现竟然有四五十个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哪里?出去吗?”香香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进来的时候可不是通过正常途径,而是黑香带着她偷偷进来,直接来到这边的城市当中,不过一来到这边,黑香就消失不见,自己还在找她的时候,就被人看见上报,随后就被父亲给软禁起来,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出去,那边被重兵把守,我们这点人肯定过不去,自然朝着里面走去,里面有着我们的安身之处,到时候在找其他办法离开这里。”黑香仔细地说道,不过看到香香那有些茫然的眼神,还有下意识的点头,就知道对方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不是如她所料的情况,也是最好的情况,其他人什么信息也没有告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们前进,天色越发暗了起来,整片天地陷入一片漆黑,没有任何光亮,不过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这些普通的黑暗根本影响不到他们,依然用不紧不慢的速度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香香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,只好闷着头跟着一起,偶尔还会和黑香说上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足足前进了半天的时间,待到天色开始微亮的时候,整个队伍速度这才慢了下来,而香香也发现在极远处,一道巨大泛着七彩光芒的光幕通天而起,直接没入这个空间的最高处,消失在虚空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放眼过去,仿佛一座巨大的城墙朝着左右两边连绵不绝蔓延过去,一些单独的彩带不时从波动的光幕中飞舞出来,如同美丽的舞姿,充满了绚丽,让人都想随之起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花,准备好了没有?我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队伍已经停了下来,每一个人都在看着空中的七彩光幕,而在最前面,敖青对着旁边一个非常壮实的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没有问题,那个地方知道的人很少,守卫也很少,只要我们一个突击就能冲进去,在对方大股增援到来之前,我们已经离开了,不过必须要那个小家伙配合才行。”老花搓了搓手,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方想不到在这里也会受到突袭,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三公主朝着后面打了几个手势,很快几个实力强大的人从后面走了出来,“我们只有一次机会,所以一定不能失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三公主。”老花挺起胸膛颇为自信,不过一丝犹豫从眼神当中闪过,吞吞吐吐继续说道“可是那里驻守的人可是你的侄子,我们可不一定能够收住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尽管去做,对方找死的话,就不要顾及我。”三公主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公主,我们也会尽量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花得到了保证,没有束手束脚的障碍物,心中有更大的信心,虽然肯定三公主不在意,还是多问一句,要是被秋后算账那就可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六个身影朝着远处急速冲去,消失在黑暗当中,三公主也开始聚集队伍,等一会还要冲破对方的防御,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香,你母亲在叫你,还有你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香香还在和黑香窃窃私语的时候,一个女子走过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香香非常礼貌地感谢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女子显然没有想到香香的做法,只是一愣,随后干笑一番,深深看了她一眼,随后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叫我们过去,一起去把。”香香扭头对着黑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见了,我不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香头发一甩直接朝着前面走去,感觉比她还要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还想问她知道什么事情,见状跟在后面加快脚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香啊,这一次来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才来到前面,还没有等香香开口去询问敖青找自己有什么事情,敖青就已经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情?母亲的事情就是我的是。”香香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也不需要你多做什么,我们等会离开的时候,需要传送离开,到时候需要借助你一滴精血才行。”敖青脸上带着为难,“我知道对你不好,可是除此之外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哪里,难道必须先要离开这里?”香香点点头,一滴精血消耗不大,可是她总是有些不理解为何一定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想知道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,也想让我和我哥哥和解。”敖青叹了一口,“这样吧,等到离开这里,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看着敖青认真的眼神,也知道里面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就准备逼出自己的一滴精血,却被黑香给抓住隔壁,有些惊诧看着她,不知道为何她要阻止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机,等到了那边你在行动,现在逼出来也是浪费。”黑香淡淡地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香香看到敖青在一旁点头,也就会意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信号一响,你跟紧我,其他人如何行动你也不要问。”敖青在特意嘱咐香香之后,就把目光投往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她,其他人也是一副翘首以盼的样子,盯着前面,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出现,让香香也跟着好奇看望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除了那些好看的彩慕之外,也没有任何东西,再好看的东西看久了也就没有最初的震撼,香香正想询问一番的时候,在远处一道红色爆炸在空中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稳了,大家跟我一起来,自由的时刻到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青脸上冒出一抹笑容,随后举起一把青色的木杖,顶端同样镶嵌着一颗绿色的晶石,在这个时候更是如同黑暗中萤火虫,如此的夺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剩余的人纷纷兴奋地呐喊起来,一股股气息在他们身上更加暴躁地流动起来,随着敖青身子超前飞去,所有人开始加速朝着前面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愣着了,赶紧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香拉住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香香,跟在大部队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香香所居住的外面,东海龙王敖广已经信步来到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没有想要出来吧?”敖广对着看守地守卫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王,自从昨天闹腾一天之后,已经有一天没有出声。”守卫恭敬地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把戏,哎,打开门,我去见见她。”敖广没有在意,这样的事情发生多起了,甚至在中间装死,就是哀求自己,让自己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卫立马打开门外的禁制,顺便把门给推开,从外面看去,只能看见外面三分之一的空间,要经过一个仿佛玄关一样的墙壁,才能彻底进入里面,那也是香香的卧室,外面是一个小小的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香,这一次你说什么都要离开,既然你不愿意说你怎么进来,那就别说了,反正我也不...香香?”

        敖广一边说着,一边朝着里面快步走去,外面的客厅一扫而过,继续朝着里面走去,可是在进去的时候,却愕然发现没有香香的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来吧,我不想和你玩捉迷藏,外面还有事情需要我去处理。”敖广也没有多细致查看,直接开口,语气隐约有一丝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他可是领略她的各种顽皮捣蛋,什么偷袭,装死,消失等等,感觉和小时候一样,之前自己还愿意陪着她多玩一些,现在外面真有事情,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大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香?香香!”

        敖广看着四周,感觉有些不对劲,他知道香香可不是一个胡闹的孩子,正常来说已经出来,朝着四周细细一检查,顿时脸色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龙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外面听见有些不对劲的守卫,立马冲了进来,可是入眼就看到一个黑色的通道在墙壁上,不知道通往哪里,再加上敖广那难看的脸色,似乎明白了什么,整个人都呆住了,随即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在外面,没有香香公主的允许,我从来没有跨入这里面一步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